百億寵物零食賽道引三只松鼠搶跑,堅果零食界的“通關秘籍”還管用嗎?

對于“新入局者”三只松鼠而言,堅果零食界的“通關秘籍”還能用在寵物食品行業再分一杯羹嗎?在行業分析師看來:“中國寵物市場現階段處于高速發展期,寵物食品品牌忠誠度還未完全形成,國產品牌正是發力的時候。”

你的“快樂源泉”零食商可能不止關心你吃得飽不飽,還在意你的寵物“主子”吃得好不好。

日前,三只松鼠發布2020年半年報。報告期內,三只松鼠一連推出四個子品牌,發力方便速食、嬰食、寵物食品和喜禮四大方向。其中,寵物食品稱得上是迄今為止其跨度最大的一個賽道。

對于“新入局者”三只松鼠而言,堅果零食界的“通關秘籍”還能用在寵物食品行業再分一杯羹嗎?在易觀分析研究中心分析師馬疆銀看來,“中國寵物市場現階段處于高速發展期,寵物食品品牌忠誠度還未完全形成,國產品牌正是發力的時候。”

但與此同時,三只松鼠沿用代工模式也引發多重觀點。此前,因為零食堅果食品安全問題頻發,三只松鼠的“貼牌+代工”模式曾遭到市場質疑。寵物行業業內人士楊京認為,基于品質的要求,三只松鼠可能更愿意去尋找有資質和生產實力的工廠。當然缺點在于大家做出的寵物糧大同小異,無非是換個包裝、品牌名稱。

百億寵物零食賽道引零食品牌搶占

近年來,寵物生意有多火爆,市場有目共睹。

根據《2019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統計,2019年我國寵物市場規模已經達到2024億元,同比增長18.50%。2015-2019年五年內行業市場規模翻了2倍多,年復合增長率接近20%。

進一步來看,在寵物行業第一大細分市場——寵物食品上,天風證券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國內寵物食品行業市場規模約401億元,同比增長28%,對標成熟市場,預計我國市場潛在空間有望達到3600億元以上。

光是市場前景大,專注“鏟屎官”口糧的零食商就打起了寵物食品的主意嗎?

拿三只松鼠來說,一方面,答案藏在半年報里。線上流量下滑、線下投食店加速擴張,致使三只松鼠的零食生意再次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瓶頸。今年三月,三只松鼠市值還一度被良品鋪子趕超。

另一方面,面對競爭日益白熱化的零食江湖,各家在品類創新上也多聚焦自嗨鍋、螺螄粉等方便速食。零食商需要尋找新的差異點和增長點。在三只松鼠給予藍鯨財經的回復中,寵物食品品牌被定位為“持續增長策略”和“創新業務”。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內地寵物食品這一市場,最早并且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由國際休閑零食品牌雀巢、瑪氏等占據。楊京告訴小財女,在國外人類食品和動物食品是同一個標準,在國內的話,寵物食品歸類為動物飼料。換言之,像瑪氏、雀巢這些國外零食品牌早年投身寵物食品行業并不存在什么壁壘。

無獨有偶,邁入2019年,國內零食品牌也瞅準了這塊“蛋糕”。去年12月,另一大零食品牌、“零食第一股”來伊份也在“增收不增利”境遇中宣布加碼寵物生意投資。

不過,相較于三只松鼠直接設立子品牌,來伊份選擇的還是間接投資。公告稱,來伊份全資子公司上海來伊份企業發展合伙企業以自有資金人民幣1000萬元,參與投資A股寵物食品上市公司中寵股份發起的中寵基金。

事實上,相較于許多專門做寵物食品行業的企業,三只松鼠、來伊份等“新入局者”不僅擁有更廣的知名度,消費者對其也有更深的品牌認知度。

此外,外資品牌上世紀90年代進入中國市場,花了很多功夫和精力在科學喂養理念的轉換上。楊京稱,現在,國人養寵的觀念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換,不需要再大費周章去普及,這是三只松鼠、來伊份這些后來者面臨的一個市場優勢。

當然,也面臨很大的挑戰——玩家非常得多,比如有國際巨頭,國內的話有上市公司中寵股份、佩蒂股份,還有普通的生產型、制作型企業,這部分企業的特點就是數量多、價格競爭非常激烈、渠道遍布線上線下。

沿用代加工模式?食品安全、供應鏈有待考驗

近年來,麥富迪、頑皮等國產品牌實現突圍,一大原因在于其站上電商的風口。

目前,三只松鼠寵物食品已經在電商渠道上線,涵蓋貓主糧、零食和罐頭三類。

小財女向三只松鼠工作人員和一線下門店老板求證,雙方均確認三只松鼠寵物食品并沒有在線下鋪貨銷售。工作人員還表示,寵物食品行業缺乏純線上品牌,很多寵物品牌都想兼顧線上線下,但重點卻放在線下,因此線上寵物食品極具發展潛力和空間。

對此,楊京認為,三只松鼠可能純粹想要炒一個市場的概念。“只做線上也能做得好,只做線下也能做得好,兩條腿走路也能做得好,看他要做一個多大的規模”。

在價格方面,該店鋪主糧熱銷第一名是一款成貓通用糧,2.55kg貓糧原價需要149元,約每斤29元,促銷后約每斤23元。而據楊京透露,普通的國產寵物糧成本一般在一噸兩到三萬,約10-15元每斤。總的來說,三只松鼠開始走的還是“性價比”打法。

在科學喂養觀念下,功能性主糧越來越受到“鏟屎官”們的青睞。一位寵物新零售連鎖品牌店工作人員告訴小財女,隨著消費水平的提高,人們把寵物當“主子”。同樣,越來越來的顧客開始注重貓腸胃不好、發腮、掉毛等問題,也會在購買時作多作篩選。

而從店鋪上線的產品品類來看,新入局的三只松鼠并沒有凸顯寵物食品行業日趨專業化的一面,目前仍以年齡、寵物品種等要素供買家選購。

同時,等待接受市場檢驗的還有三只松鼠寵物食品的生產模式。小財女在商品生產商信息中發現,其寵物零食大多來自三家廠家:菏澤佳諾佳寵物用品有限公司、宣城市福貝寵物食品有限公司、山東派森食品有限公司。

小財女就“寵物食品是否也將沿用委托加工模式”,三只松鼠并未對此做正面回應。

此前,三只松鼠在堅果零食生產上多采用代工模式。而2016年接連被曝出堅果食品安全問題后,外界也將矛頭指向了其代加工模式。中寵股份和佩蒂股份此前的主營收也是依靠為國外品牌代工,近年來,開始研發自有寵物食品品牌。而沿用代工模式,也引發行業的多重看法。

馬疆銀認為,三只松鼠在無需搭建新的生產線情況下,也能生產研發新品,較大程度節約成本,增加產品生產靈活性,但弊端就是這也使三只松鼠無法深入到加工的每一個環節,無法對產品質量進行精細化把控,很可能出現產品質量無法做到統一的標準。

而面對無法精確表達自己的寵物們,食品質量安全是鏟屎官們最為關注的問題,這就要求在代理工廠的選擇上要有嚴格的審核條件以及質量監控標準。

在楊京看來,生產一袋寵物糧一點都不難,基于品質的要求,三只松鼠可能更愿意去尋找有資質和生產實力的工廠。當然缺點在于大家做出的寵物糧大同小異,無非是換個包裝、品牌名稱。而相對于國外那種頂級的、有百年歷史的寵物品牌,他們的優勢在于研發。他還補充道,代加工模式中,代工方是否穩定和靠譜,這點就特別考驗一個企業的供應鏈整合能力。

奔驰宝马电玩城游戏机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涨停股票公式 3D历史开奖号码 基金配资多少倍 彩发发软件哪个好 牛彩湖北快3专用走势图 贵州快三一定牛走势及走势图 一分快三技巧图解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下载贵州十一选五软件并安装 宁夏11选五走势今天 甘肃体彩+一选五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律 北京pk拾开奖记录 分分彩漏洞怎么刷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