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帶貨“新風向”:入局者激增,配送等環節有待完善

進入2020年后,由疫情催生的“宅經濟”讓直播帶貨更為火爆,一批線下實體企業與相關人員開始大量涌入直播間,搖身一變成為新晉主播。不過,當前這一特殊時期的貨源和物流均有不同程度折損,這為直播帶貨帶來一定影響。

2019年可謂是直播帶貨的“元年”,從農貨直播助推扶貧,到公益直播帶動愛心,直播日益成為新的帶貨和流量入口。

進入2020年后,由疫情催生的“宅經濟”讓直播帶貨更為火爆,一批線下實體企業與相關人員開始大量涌入直播間,搖身一變成為新晉主播。不過,當前這一特殊時期的貨源和物流均有不同程度折損,這為直播帶貨帶來一定影響。

一位零售業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物流和貨源充足成為用戶首要衡量標準,若各平臺能夠改善物流效率、保障供應鏈,充分探索預約制,可搶占到家商業模式先機。”

入局者激增,導購員、新農人化身“主播”賣貨

疫情之下,各行各業都在延遲復工,避免人群接觸,不少線下實體商戶轉戰網絡,開始他們的辦公“新方式”。

2月7日,杭州某商場的美妝導購員小林開始上班,不同于平時在商場里開啟自己的一天工作,小林在家找個空房間,打開手機進行直播。“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在網上當主播,感覺挺奇妙的。”小林笑言。

特殊時期商場閉店,顧客無法線下購物,品牌導購員也擔心影響業績。因此,商場與淘寶天貓合作推出的“無接觸式購物”備受好評,這一新零售模式已初見成效。

記者觀察發現,化身為主播的導購們不僅是介紹商品,還會與網友分享最近的日常生活,運動專柜導購穿著品牌衛衣在家門口滑滑板、逗小狗;服裝專柜導購方方(化名)邊帶娃邊直播,一天增加粉絲近300個;美妝培訓師小劉在講解妝容的間隙吃泡面,觀看者超兩萬人次。

“平時在專柜一次只能服務一位顧客,而線上直播可以服務的人群更多,我們也可以同時給多位顧客進行講解。”小林認為這是一種高效率的服務方式。

商場營銷專員對記者表示,一名導購直播3小時服務的消費者人數,相當于復工6個月服務的客流。一次直播產生的銷售額,相當于在門店上了一周班。“總體而言,導購們的帶貨能力遠超想象。”

目前,商場與淘寶發起的導購在家直播項目已有數十家品牌參與,遍及化妝品、服飾、運動產品等品類。據記者了解,除杭州外,北上廣深等地區的商場也已入駐淘寶直播。

艾媒咨詢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將達到5.24億人,市場規模將突破9000億元,達到9610億元,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則為5.01億人,市場規模4338億元,總體呈上升趨勢。

除了導購群體,傳統意義上離互聯網較遠的新農人群體也開始接觸直播這一全新的帶貨方式。今年春節期間,淘寶“愛心助農“計劃開展,在直播間內,農民可以將因疫情滯銷的農產品面向全國銷售。淘寶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全國已有1000個蔬菜大棚變成直播間。

小王是遼寧丹東的一位果農,他告訴記者:“今年各地方都封了沒有快遞進來,我們的貨出不去,一開始只能在閑魚同城甩賣,一斤草莓只賣5元,后來知道淘寶有這項合作計劃便試著直播,沒想到效果真不錯。”

雖然不便出門,但顧客的需求并沒有減少。小王在自己的直播間發現,不時有顧客留言“所在地區缺貨怎么辦”,“何時能發貨”,“快遞幾天能送到”等問題。隨著小王的介紹,直播間不斷閃現“XXX正在去買”的字樣,幫助顧客實現無接觸式購物。

業內人士認為,“直播”并不是一個新形式,它是有一定門檻的,主播需要很強的體驗感和參與感,才能夠讓用戶產生信任感和忠誠度。如何滿足和超越消費者的預期、激發消費活力成為業界思考的重點。

配送等環節有待完善,直播帶貨機遇與挑戰并存

隨著直播帶貨的規模日漸擴大,背后的一些問題也開始浮出水面。今年受疫情影響,各地區開始封閉式管理,快遞物流無法運轉。一位淘寶買家告訴記者,自己家住東北,他今年從海南買的熱帶水果從下單到送達輾轉了二十多天,“本來很期待的,一打開看,全都長毛了”。

客服解釋稱由于訂單量激增,物流趕不上進度。記者了解到,直播中存在不可控因素,比如銷售之后產品不能如期生產、發貨,從而造成大量退單。

除物流速度變慢以外,無法配送到定位地點也成了問題。上海的李女士近日收到順豐速運發出的一條派送信息,備注信息顯示:全國齊心抗擊疫情,順豐提供無接觸派件服務,您可與小哥約定,將快遞派送到指定位置。

李女士表示,小區早已實行封閉式管理,只開放一個大門用來進出,每次收取快遞都要在大門外進行。“我們小區很大,從家走到小區大門需要二十分鐘,每天全副武裝出門拿快遞很痛苦,但是沒辦法啊,不敢去超市買菜,只能在網上看直播下單必需品。”提及此處,李女士長嘆一聲。

同時,直播帶貨中夸大宣傳、數據注水、售后欠缺等問題也在疫情下被放大。據多位消費者反映,為便于快遞賣貨,主播在帶貨時涉嫌傳播虛假廣告,出現貨不對板等問題。

“我看他們在直播上說,所有的海產品都是冷鏈運輸,保證拿到貨還是新鮮的,可是到貨我一看,里面冰都化光了,海鮮泛黃,很倒胃口。”消費者孫若華(化名)對記者抱怨道,“雖然和商家聯系拿到了賠償,商家也解釋因為最近特殊情況物流較慢,但也不能如此欺騙消費者。”

記者在多家電商平臺搜索發現,有多個刷單工具都可以提供直播刷量服務。一刷單平臺客服對記者介紹,每增加1萬觀看量的價格在400-500元間,客服聲稱為增量數據,平臺無法查出造假,可放心購買。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網紅主播的收入,跟流量有一定關系,但最終還是要看直播帶貨的轉換率。“對主播而言,流量是第一步,轉化率是第二步,因此有不少主播愿意冒風險去刷量。”

面對直播帶貨中存在的問題,相關企業正在調整解決。“春節期間累計訂單較多,急需發貨。2月10日部分復工以來,公司全力以赴組織生產、包裝、打包、發貨,爭取把產品在最快時間內送到。除疫情嚴重的地區,我們保障正常順豐發貨。”一位食品零售業負責人說。

除此之外,在線上銷售占據優勢的各大電商平臺也在著手整治。據悉,淘寶直播引入了“人工智能”識別技術等功能,并與原有的商品、商家治理體系相結合,保障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蘇寧方面表示,蘇寧物流體系將配合居民對貨品配送到家的服務需求,對沖在疫情中其余業態遭受的損失。

一位零售業分析人士表示,在疫情影響下,人們線上購物的習慣會被培養起來,直播帶貨將面向多樣化發展。人們對于公益直播等新領域直播也在密切關注,直播內容更加多元。“物流和貨源充足成為用戶首要衡量標準,若各平臺能夠改善物流效率、保障供應鏈,充分探索預約制,可搶占到家商業模式先機。”

奔驰宝马电玩城游戏机